黑道学生7:天门帝国

第1398章 兽武帝龙战重

咪乐|直播|平台|网址 4月,率中国代表团抵印度尼西亚万隆参加亚非会议,在会上提出“求同存异”的方针,促进了会议的成功。

画地为牢(百炼成钢) Ctrl+D 收藏本站

    世界政府对战亚马逊森林,海洋战场愈发激烈之时,在茂盛的森林之中,跟白灵同为地球领导者之一的昌东暴露出来了自己的狼子野心,而要对付白灵级别这种强者的话,一旦没有压制住她很可能造成难以预估的后果。

    昌东也是为了保险中的保险,将终极时代的十大名剑之一的胜者背叛祭出。

    这是一把异常特殊的战剑,由其他四把剑组成,成型后,以昌东的力量,制造出一个恐怖的血杀结界-幸运嗜杀场,一旦这个结界从胜者背叛制造出来,这把剑将会变成“无差别杀戮”,即便身为这把剑主人的昌东也不能够号令它,它会形成三次幸运斩杀,根据剑刃血槽里面鲜血滴落的顺序决定剑刃斩杀的顺序,斩杀过程中双方都无法使用防御,只能够被胜者背叛强行斩杀,无论受到多么严重的伤害都要承受。

    之所以叫做幸运嗜杀场,是因为三次斩杀的过程中双方受害的程度全部都不一样。

    就如同第一轮的斩杀,昌东失去了一条手臂,而白灵老太太只是失去了三根手指。

    就如同第二轮的斩杀,昌东失去了一只耳朵,而白灵老太太只是失去了两根头发。

    无论怎么看,都好像是我老大昌东受伤的更加严重吧?

    “东哥。”,冢虎在旁边看的心疼的要死“你确定这把剑真的是这么用的吗?我怎么看都好像是自残剑啊,在这样下去的话,白灵没事情,我觉得东哥你就要先她一步归位了啊,能不能够停掉这个血杀结界啊?”

    昌东站在血色波纹不断扩散的结界的里面,身上有着绝对的大家风范。

    他举起手淡淡一笑“慌张,所谓的胜者的背叛,就是你从未拥有过这把剑,你只是保管这把剑而已,想要用正常的手段杀掉堂堂的地球领导者谈何困难?只不过就是一条手臂和一只耳朵吗,想要成大事,连这点苦都不能够吃吗?即便第三剑是戳穿我夜昌东的心脏,我也认了,达成目的后的收获有多大,过程中的付出也就有多大,冢虎,我教过你的。”

    前方的白灵依然坐在轮椅上面无奈的一声叹息:

    养大的狼崽子果然是没有什么感情的。

    第三剑了…随着血槽里面第二轮鲜血的缓缓滴落,冢虎和花兮都是紧张的大气都不敢出,夜昌东和白灵几乎是同时闭上眼睛,依然是昌东的鲜血率先滴落,“嗖…”一瞬之间,胜者背叛朝着昌东斩杀过来,冢虎说道“花兮,昌东老大死亡以后,我也只能够勉为其难继承血榜老大的位置了,希望到时候多多关照啊。”

    花兮惊讶的看着冢虎踢了他一脚“老大什么时候说过了?”

    一道剑锋在昌东的面前一闪而过后,昌东的一根眼睫毛在剑锋中掉落下来。

    满头大汗握着拳头的昌东在战剑离开后忍不住的咧起一抹胜利的笑容,幸运嗜杀场,一方受到的伤害越小,随着幸运天秤的倾斜,另外一方受到的伤害也就越大,果不其然,血槽里面白灵老天太的鲜血滴落后,胜者的背叛旋转着朝着白灵冲刺过去,“嘭…”的一下将白灵老太太戳了一个透心凉,连带着身后的轮椅都被捅穿一个大洞。

    强势的剑锋冲击带动的轮椅不断的后退,白灵老太太睁开眼睛胸前的血洞,突然喉咙一甜喷出一口口的鲜血,她飞舞在风中的白发都沾染着鲜血,让老太太虚弱的低下头,但是眼神中却对昌东没有丝毫的恨意。

    “嗖…”,贯穿白灵的胜者的背叛冲天而起。

    海洋战场中的夜影看到那把剑后心说一声不好,回头看了一眼正在和寇枭以及阎割战斗的海棠后,顿时速度超快的冲刺过整片战场朝着白灵这边移动过来。

    “嘭!!!”而飞舞到天空中的胜者背叛在瞬间爆炸成了四团不同颜色的光芒。

    虽然看似是彻彻底底的消散在天空中,但是其实四团光芒是朝着地球上面四个不同的角落飞舞过去。

    昌东没有因为失去胜者的背叛而遗憾,这把剑本来就是他特意找来专门对付白灵的。

    “东哥,牛啊,那老太婆看一眼就是重伤的状态,我们要屠杀地球领导者了。”,冢虎和花兮在后方狂喜。

    昌东却是怔怔的看着白灵,脸上没有一丝高兴的表情,突然之间,昌东眼眶变得通红。

    “你怎么会受伤呢?你怎么会受伤呢?”,昌东自言自语的说着,眼神中充满了不可思议。

    白灵虚弱不堪的靠在轮椅上面,手指再次轻轻一勾。

    树之力-自然治愈。

    一根根闪耀着绿色光芒的树藤顿时从身后的树林中飞舞出来,缠绕在白灵老太太的身体上面,虽然在为她提供着治疗,但是胜者背叛的剑伤太过于恐怖,白灵胸前那巨型的剑刃伤口,短时间内根本不可能完全的愈合。

    受伤的白灵仿佛变得更加的苍老,但是她看着昌东的眼神依然非常的平静。

    “你不是神吗?你骗我…”,昌东再次小声的自言自语之后突然一声狂吼“你不是神吗?你为什么骗我?你不是不会受伤吗?你不是不会老吗?”

    东哥怎么了,冢虎看到昌东的情绪突然变得非常的激动,特别不明白的眨眨眼睛。

    花兮耸耸肩“不晓得,但是东哥没有下达命令之前,你不要轻举妄动。”

    “咚咚咚咚…”天空中狠狠的轰炸下来几颗炮弹,将镜头的画面轰炸到华夏、东南亚那些边境线上面的小村庄里面,年仅4岁的昌东用力的吸了吸鼻涕,然后拿着压缩饼干狠狠的咬了一口,把他背在背上的白灵抱着他的屁-股提了提,然后说道“跟妈妈出去之后就跟着妈妈姓,我们是特殊的种族,万一让别人知道你是白家的男性后裔,会有很多人来追杀你的。”

    “好。”,昌东擦了擦鼻涕之后又掰下来一口饼干递上前“姐姐你吃。”

    白灵用力的咽了口口水摇摇头“你吃吧,我不饿。”

    昌东摇摇头然后将饼干塞进嘴巴里面,接着兴奋的说道“姐姐,我觉得你就是天上下凡的神仙,只有神仙是不需要吃东西的,神仙也不会变老,也不会受伤,姐姐,你不会真的是神仙吧?”

    “你从哪里学来的?”,白灵失笑。

    “电视机里面的神仙都是这样的,挥挥手什么都听他们的。”,昌东极其认真的说道。

    “恩。”,白灵点点头“姐姐是神仙,不会老,也不会受伤,也不需要吃东西。”

    “嘘…”,昌东连忙小心翼翼的捂住他的嘴巴,警惕的说道“别让别人听到了,会把你抓走的。”

    画面的右下角如同纸张般燃烧起来然后变成了数不清的灰烬,昌东平复了一下心情之后冷冷一笑“老姐姐,看来你真的变老了啊,那就不能够怪我不客气了。”,他的情绪起起伏伏的太快,让冢虎他们根本想象不到昌东跟白灵之间还有这层的微妙联系,只是欣赏果然东哥就是天生的领导,连调节自己的心态都是如此的迅速。

    随着昌东右手朝着前方舞了舞,冢虎一声怒吼,握着瘟疫之灾奔腾过来,但是也就是瞬息之间,夜影踩踏在冢虎的肩膀上面一个跳跃,立刻来到白灵的身边,丹凤眼朝着冢虎那边看了一眼,随后直接将夕阳剑投掷过去。

    “嚓!”,夕阳刺进冢虎三四米的前方,尽管现在夕阳剑排名第四,但是还是让冢虎心存忌惮。

    昌东举起手,示意暂时不要轻举妄动。

    夜影只是看了一眼白灵身上的伤势就有些愤怒的握紧了拳头。

    “你怎么来了?”,白灵看到他过来有些心急“战场中如果没有你坐镇,只要别人将海棠缠住,按照王将们的实力,他们能够在很快的时间将战局扩散开,快回去,快点回去。”

    夜影右手慢慢的张开,夕阳剑瞬间回到他的手中,他握着剑站在白灵前方说道“师母,要回去也要等你的伤害全部都治疗好,现在以你的状态,昌东会不留余地的杀掉你的。”

    “你别管我。”,白灵伸出手抓住夜影握剑的手,然后艰难的说道“王将里面有皇甫龙战,如果他一旦爆发出来他主宰者应该有的实力的话,战场中几个重要的动物系血统的人都会统统被压制住,而这些重要的人,恰恰是能够抵御王将进攻的人,如果让王将们大刀阔斧展开攻势的话,海洋战场我们就输了,我不想给你拖后腿,你听话,快点回去啊。”

    也许是因为太过于激动,白灵再次咳嗽了两声,随后摇摇头“我早就将生死看的很平淡,相信我,只要我在这里,昌东跟他的几个手下就别想做别的事情…”

    说到这里,白灵的脸色再度变得很差。

    “血榜里面都是有搭档两两行动的,既然昌东在的话,他的搭档绝对也渗透到战场里面了,那是丝毫不输给昌东实力的冯姑娘,战场重要,别因为我,误了整个战局。”

    白灵真的是算是苦口婆心了,宁愿牺牲小我也要成全海洋战场的大我。

    但是夜影依然是倔强的摇摇头。

    “师母,我既没有称霸地球的野心,也没有心怀苍生的胸襟,我只是凡人,只能做尽我所能的事情。”

    夜影举起夕阳剑指向前方的夜昌东。

    前方的战场中,毫无疑问浮屠黑塔成为了最大的威胁,此时又加上塔顶上面的帝如来,战场可谓是对天门和灵宫来说大大的不利,随着一身狂暴的怒吼声响起,“嘭…”一阵冲锋和轰炸的声中,数不清密密麻麻的黑色锁链从浮屠黑塔里面爆发出来,“当当当当…”前方,只看到尹天仇疯狂的舞动着手中的黑龙战刀。

    飙射的黒链在黑龙战刀强势的刀锋下纷纷的被斩断成粉碎的时候,尹天仇奔腾的飞快,在武士黒链的断裂中冲锋到浮屠黑塔上面,双手将战刀高高的举起来。

    黑龙战刀-重伤斩杀。

    一抹血色的光芒在刀刃上面闪耀起来后,惊天动地的爆响瞬间染指整片战场,黑龙战刀的刀刃伴随着一大股火花的闪耀狠狠的斩击在浮屠黑塔上面,致使整座黑塔都在疯狂的移动,塔内的高爵说道“你真的是麻烦啊,要跟我玩命吗?但是我想的只是单纯的将你带回到监狱岛服刑而已。”

    黑级浮屠!

    塔顶里面的高爵瞬间冲腾出来,双掌上面带着滚滚的黑烟冲腾下来。

    流星臂铠-逆风浪冲击。

    “咚!!!”,炫目多彩的战场中,只看到天仇的拳头与高爵的双掌狠狠的攻杀在一起,同时天仇大声的喊道“唐袭大哥,就是现在…”

    “什么?”,高爵有些吃惊转过头的时候,唐袭已经飙射到第八层。

    阴阳魔童那个手中握着圆珠的胖子立刻握着珠子谨慎的后退,那老女人一声尖啸。

    “擦擦擦…”瞬间他的头发如同一条条柔韧的刀刃般朝着唐袭飞速的移动过来。

    那边的高爵双掌爆发出恐怖的力量,直接将尹天仇打的后退,唐袭也知道只有几秒钟的时间,在塔顶上面的帝如来舞动降魔杵的瞬间…

    唐袭穿过那些刀刃般的头发直接来到两人面前,手中的赤色唐莲闪耀出红光。

    佛怒唐莲!

    “嘭!!!!!!!!!!!!!!!!!!!!”

    一团圆环般的红色光芒以浮屠黑塔为中心直接朝着四面八方扩散出去,同时一朵完全盛开的赤色莲花在第八层黑塔上面直接爆裂,无穷无尽的佛莲在瞬间将阴阳魔童双双杀死,在唐门至尊暗器之下,即便是寇枭的专属部队也逃不过被秒杀的结果,唐袭收起佛莲的瞬间,将那魔童胖子手中的圆珠直接抢夺过来。

    他握着圆珠吼道“乾坤珠,能够将一个场景或地形装进里面,他们将镇殿鼓楼放进乾坤珠里面,这样你才能够发挥力量,但是如果乾坤珠破碎的话,不光是镇殿鼓楼,包括你…”

    看到乾坤珠被唐袭抢夺走,想到里面的无数罪犯,高爵瞬间不敢出手。

    帝如来也是连忙说道“施主,请助手。”,说完自动变成了一缕佛光进入乾坤珠之中。

    高爵进入浮屠黑塔想要抢夺回来乾坤珠的时候,唐袭举起乾坤珠说道“帝如来,你要是这次不过来帮助我们的话,我就捏碎乾坤珠,赶紧出来成为天门的…”

    “嚓…”前方,一道奥丁战刀的恐怖刀刃直接飙射过来,贯穿唐袭的胸腔。

    唐袭的身体瞬间病毒自然化没有出什么事情,但是他还是面露难色的浑身开始剧烈颤抖起来。

    帝释天舞动过来想要抢夺乾坤珠的时候,白流风将前方的灵蛇和红箭两名上将直接震飞出去,一个瞬间移动闪烁过来,将乾坤珠顿时抓在手心之中,同时抱住唐袭,在九阴白骨爪舞动下来的时候,“刷刷刷”带着唐袭一起瞬移到了黑鲸的背上,她大声的喊道“快给唐哥疗伤。”

    “我没受伤。”

    没受伤吗?白流风突然看到不单单是唐袭,灵宫里面、世界政府里面、整片战场,但凡是动物系血统的人要么是五体投地的趴在地上瑟瑟发抖,要么就是双腿跪地十分恐惧,要么就是像唐袭一样单膝跪地,同时,随着一股火焰的喷射,唐夜之凰也是被殿风雷一拳头打飞过来,白流风将他拉扯到唐袭身边,看着唐夜之凰也慢慢的单膝跪地。

    “我靠…”,小唐一脸的不服气“影子咧?皇甫龙战发威了。”

    “天赐…”范天恩看着跪在地上的斋天赐“你们这是都怎么了?”

    无数人纷纷抬起头看向天空的时候,只看到皇甫龙战悬浮在半空中,伸出右手,一道道的黑色波纹从天空中源源不断的扩散下来,那是四大主宰者-执法者-皇甫龙战的专属技能,在兽武帝的领域之中,不管你什么等级的动物系血统全部都要纷纷的臣服,白流风一看到后便想要去进攻龙战。

    但是下一刻,大熊、帝释天、殿风雷三大王将瞬间拦住他的去路。

    “麻烦了,唐家两兄弟被压制后,王将单独行动的能力也出现优势了。”,白流风握紧拳头。

    “龙战…你别做的太过分,要知道亚马逊才是你真正的家园…”,森林里面响起了伟大皇后的咆哮声,要知道白渊虽然不受压制,但是皇后还是克制皇甫家族的,但是龙战的脸上全部都是冷漠“你现在敢逾越雷池吗?其他两片战场都在酝酿中,你敢轻举妄动吗?与其让我一直备受七七八八的繁琐事情牵扯,我宁愿干净洒脱点。”

    “兽武帝·主宰者技能-强制重伤。”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伴随着皇甫龙战狠狠的一捏拳头,扩散出去的黑色波纹疯狂炸裂,黑色风暴之下所有动物系的血统者们几乎都是纷纷的吐出来一口鲜血,包括唐袭和唐夜之凰。

    同时,浮屠黑塔里面舞动出来一根根的专属锁链,率先将斋天赐缠绕住,直接拖进了浮屠黑塔里面。

    剩下的一根根的锁链拖着一个个的动物系能力者纷纷的进塔,眼看着就要到唐家两兄弟。

    高爵,抓人了!

    世界政府的优势,随着皇甫龙战的强势出手,更加的扩大!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