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616app下载地址

咪乐|直播|国外二维码 当洪灾时,她主动捐款元;汶川地震时,她积极捐款并缴纳特殊党费元,与灾区人民心连心;团委倡议青年职工“对口援青”时,她主动捐款元,尽展友善;她还到福利院看望老人和智障儿童,教他们写字、画画、打球,离开时孩子们拉着她依依不舍;年月,她组织机关部分职工到“留守儿童之家”,为多位孩子捐赠学习用品,她还动员爱人义务为孩子们送上了一堂“千里之行始于足下”的书法讲座,教孩子们做任何事都要脚踏实地,注重点滴积累;手把手地教孩子们写从未写过的毛笔字,让孩子们感受中国传统文化的魅力,用行动温暖留守儿童的心房。

.630shu.co,最快更新龙零最新章节!

如此这么几天,瓶子走了,他好像有很急的事要处理,如果不是天生有一副好的心肠,他根本不会在这里的逗留。

冰稚邪发现自己和这种人真的有很大的不同,如果换成是他,遇到了同样的事情,他决不会去多管闲事,所以他并不是很理解这种人,仅管被救的是自己。

爱莉丝倒对瓶子有些不舍,离开的那天她还和他说了好一会儿话。说起来他们两个还真有一点相似,至少都喜欢帮忙和乐于助人,仅管其中一个经常帮倒忙。

冰稚邪的伤在平稳中慢慢恢复,虽然身还绷着绷带,不能生活自理,但已经完清醒了。

“哎师傅,说他有什么事,干嘛走得这么急啊,收到一封信就急急忙忙走了。”爱莉丝坐在床边,双手托着下巴,巴眨巴眨大眼睛问。

“别人的事我不知道。”冰稚邪呆呆的着天花板,语气很冷淡。

爱莉丝有点不高兴了:“休灵顿,我师傅是不是吃醋了?”

冰稚邪一口气没吸上来,呛在喉咙里呛得直咳嗽,咳得脸都憋红了。

休灵顿哈哈大笑,笑得甭提多欢实了。

爱莉丝也在乐,这段时间她已经这么逗过师傅很多次了。

冰稚邪又咳了几下,才慢慢平覆下来,眼中的神情又变得像刚才那样犹豫。过了一会儿,他轻声说道:“爱莉丝,们走吧。”

Weekend

爱莉丝正在开心的剥糖果,听到这话,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变得不自然了。她愣了一下,强笑道:“师傅说什么呀,我去哪呀?”她明白师傅的意思,却并不想去承认。

“回去。”冰稚邪说得很绝决:“回到魔月帝国,回到的皇宫去。”

爱莉丝强露出的笑容慢慢变了,她低下头,很久都没吭声。

外面尼奥、科拉他们还在玩,和迪尔摩迦达一起玩,不过迪尔摩迦达却时不时的向这边,他似乎知道发生了什么。

冰稚邪着天花板,呆呆地着:“见了,我已经保护不了了,再跟着我只有死。”

“师傅……”

“别说话,听我说。”冰稚邪道:“我喜欢爱莉丝,这段日子有在身边我很开心,我很满足能有这样一个徒弟。说真的,我发现我变了,变得跟以前不一样了,是让我改变的,我不想让受到伤害。双子宫的人一定要致我于死地,他这一次没杀我,下次还会来的。如果真的我的徒弟,就应该听我话,回去,回到父母亲身边去。”

爱莉丝眼中一红,转起了泪花:“……可以跟我一起回去啊,到皇宫去,我父王会派人保护的。”

冰稚邪扭过头着她:“知道我不能。这是我的命,宿命,我的事情我必须要做,而且只能这么做下去。我不能逃避我的命,我也不会去逃避。”

“可……”

“爱莉丝。”休灵顿的手搭在了她的肩头:“我得出师傅并不希望离开,但不要再让他为难了。”

爱莉丝再次低下了头,师傅的话是对的,休灵顿的话也是对的,可是……可是就是那么的不愿意。

冰稚邪着休灵顿:“这一路上我不能陪伴,我希望能护送她回去。这里离魔月帝国很远,仅仅委托佣兵我不放心。”

休灵顿点了一下头:“我会的。”

冰稚邪放心的点了点头:“们尽快启程吧。”

“师傅。”爱莉丝流着泪道:“能不能再让我多陪几天,等的伤再好一点。”她知道这一天迟早要来的,但她不希望来得这么快,哪怕再晚几天也好。

冰稚邪想说什么,却被爱莉丝打断了:“就三天,三天就好。”

冰稚邪沉默了,他想让爱莉丝早一点走,他不知道那些人什么时候会来,早一天走就少一点危险。但是到爱莉丝难受的表情,他发现自己不忍说出这样的话来,最后只能默然的点头。

爱莉丝擦干了泪眼,强颜欢笑道:“师傅等着,我去给做好吃的。”

冰稚邪想说我现在不能吃东西。

但爱莉丝抢着道:“我知道,我煮汤给喝,医生说喝点清淡的汤没关系。”

到爱莉丝满脸欢笑的离开,冰稚邪心中又是一阵痛。

“我去帮她忙。”休灵顿道。

“等等。”冰稚邪叫住了他:“我有些话要跟说。”

休灵顿坐在了爱莉丝刚才坐过的椅子上:“什么?”

冰稚邪沉默了一会儿,道:“如果……如果我死了,帮我安慰她,别让她难过。”

“……”休灵顿的脸se也有点变了。

冰稚邪着床巾道:“这一次我有很不好的预感,或许……”

“喂,别这么说啊,可是魔导士啊。”

“知道我说的话是认真的。”冰稚邪道:“这次的对手很厉害,我没有把握能逃过这一劫。”

这时爱莉丝跑到n口喊道:“休灵顿还不过来帮我忙,煮汤要加什么料啊?”

“哦。”休灵顿了一眼冰稚邪,跟着爱莉丝离开了。

这三天,爱莉丝变着法的想让师傅开心,冰稚邪也表现得很开心,至少是表现得。或许他们两个谁都并不真的开心,但是不能表现出来。如果离别是一种痛苦,那么在离别之前留下一个美好的印象。

爱莉丝走了,和休灵顿、四个徒弟及迪尔摩迦达一起走的,走的时候她紧紧的抱着冰稚邪,抱了很久,什么话也没说。

休灵顿决定先去城市里雇上几个好一点的佣兵,然后再向魔月出发,这是一个好主意,会安一点。

冰稚邪没有去送她,没办法送,也不想送。他静静地躺在床上天花板,着着,流下了泪……

夜晚,xiao镇不远的一座城内,阿波罗拿着下属送来的信件,脸上露出了不快的神se。

送信一的下属道:“座首,得走了,辛得摩尔那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我们处理。”

阿波罗将信捏成了一团:“那不容易等那个银发人走了,公主也走了,却又出了这样的事……”想到爱莉丝那天爆发的霸气他就不寒而粟,他真搞不懂这样一个柔弱的xiao公主,怎么会有那么恐怖的力量。

下属催促道:“座首,事情紧急,我们还是快走吧,第二座首和亲王正等着……”

“不用说我知道”阿波罗突然而来的发了一下脾气,吓得那下属不敢再说什么了。阿波罗yin沉着脸:“难道双子宫的耻辱就洗不掉了吗?”他着下属道:“我马上就走,留在这儿帮我办一件事。”

下属听着他娓娓说来,点了一下头:“是。”

……

bk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