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标题-2.jpg
首页 > 中经旅游滚动新闻 > 正文

民宿当支点 共生互融的乡村振兴不是梦

2021-10-24 10:04   来源:中国文化报   
   咪乐|app|直播|苹果 西藏东南部、四川盆地西部、东部、贵州南部、江南、华南西部和中部等地有小到中雨,广西局地有大雨并伴有雷雨大风和短时强降水等对流天气。

本报记者  鲁  娜

  在乡村振兴战略和后疫情时代旅游发展寻找新的增长点的大背景下,外部力量不断进入一座座乡村,犹如璀璨星火,点燃了乡村产业振兴之路。

  产业振兴靠什么?我们看到,许多乡村已走上以民宿为支点,集聚资源、融汇要素、辐射周边的发展之路。由此,当下更重要的问题是,随着民宿纷纷走进乡村,如何在发展乡村民宿、促进产业振兴的基础上,以点带面促进共建、共生,不断激活乡村内生动力,让村民真正赚到钱、尝到甜头呢?

  新探索

  75天建成乡村度假农庄 赋能几何?

  大别山腹地,一条“网红”公路中国红岭公路串联起安徽省金寨县的红色文化景点和天堂寨、马鬃岭、茶山花海等自然生态景区,旅游度假资源可谓得天独厚。然而,由于没有优质的住宿产品,大多数游客当天来、当天走,留不住游客,也就无法在当地产生更多消费。

  2020年4月,金寨正式退出贫困县序列。一年多后,在群山环绕的白水河畔,10栋度假风格的白色“盒子”依山而建,掩映在大湾村的青山绿水间,7月初,携程度假农庄金寨大湾店(简称“农庄”)开门迎客,包括10间套房及客房产品、1间悬崖主题餐厅以及综合服务中心,二期相关主题场景也将随着开发推进相继投入使用。这也是携程继今年3月启动“乡村旅游振兴”战略、宣布以公益性质投入10个高端乡村住宿项目后的首个落地项目。

  金寨县风景优美,交通便利,从上海出发仅需两个多小时。但由于缺乏高端酒店、民宿,目前在携程平台上,金寨县民宿酒店平均价格只有260多元。“在浙江安吉,几年前民宿酒店平均价格仅有300多元,但现在已经接近1000元,翻了数倍,主要就是酒店、高端民宿等收益上的提升。实际上,由于中高端客人停留间夜的提升,由其带动的相关旅游消费要远远高于这些。”携程集团董事局主席、携程度假农庄创始人梁建章说。

  正是这样的痛点,携程才决定通过打造10个五星级度假农庄作为“样本”,来为目的地补齐住宿短板。首家农庄选址金寨,梁建章与团队认为,金寨县虽地处大别山腹地,但基础设施及交通配套较为完善,旅游市场方兴未艾。

  今年4月启动,从开工到开业历时仅75天,农庄快速建设与运营,身后有两个重要伙伴加入与支持,一个是携程集团旗下高端酒店运营品牌丽呈集团,负责后续运营管理工作,一个是移动旅居空间装备制造商地球仓,负责房屋搭建。

  如何促进农庄与乡村共建、共生?作为农庄的运营管理方,丽呈集团相关负责人介绍,除了在酒店系统、技术、营销管理方面进行赋能外,在当地人才招聘、培养方面,也会优先录用当地居民,特别是相对困难家庭成员,本地员工占比近60%。农庄餐厅员工张经芳家曾是大湾村重度贫困户,丈夫、婆婆走得早,为了支撑家庭,张经芳也曾去大城市打工,但工资微薄。得知农庄正在招聘,月薪有3000多元,张经芳就决定来试试。她干活利索,待人真诚,尤其是她展示了厨艺后,店长立刻拍板录用。

  吸引本地优秀人才回流,是乡村振兴中人才振兴的重要内容。农庄的第一任店长程本俊就是从上海回到家乡工作的优秀酒店管理人才。1997年离开老家的程本俊在上海打拼24年,拥有10年独立管店经验。携程集团副总裁、丽呈集团CEO陆昀说:“大湾村年轻人外出打工的多,我们希望留住人才,让年轻人愿意回到村子里,因此我们给的工资比县城里要高出20%。”

  以产业帮扶带动地方经济发展则是农庄项目的另一出发点。农庄为客人提供采茶、制茶等特色文化体验,以产业帮扶带动地方经济发展。张经芳的公公如今在茶厂领着住客体验采茶、炒茶,一个月也有3000元的收入。

  “乡村旅游是乡村振兴的金钥匙。”梁建章表示。2019年,我国乡村旅游接待人次达到了30.9亿,占国内旅游人次的一半。这正是众多外部力量借由民宿进入乡村的底气。除了上述赋能之外,携程究竟能在多大程度带动当地发展呢?

  记者了解到,依托携程的平台优势,金寨县通过农庄提升了网络曝光量,有效转化中高端客群。该项目全面落成后,每年将为当地带来旅游住宿收入超过500万元。目前来看,该农庄短期带动效应已显现,金寨县7月整体订单量环比6月增幅约36%。其中,当地天堂寨景区7月门票订单量环比6月增幅达131%;燕子河大峡谷景区7月门票订单量环比6月增幅达300%。不过,农庄目前体量较小,运营成效尚待时间检验,是否能长期带动当地乡村发展,还需进一步观察。

  纵 深

  与村民共生 培养“乡村CEO”

  借由住宿这一支点,通过产业振兴带动乡村全面振兴,这条产业振兴之路上,“同行者”越来越多。当越来越多的外部力量进入乡村后,如何与村民共生也成为问题焦点。

  在河北省涞水县南峪村,隐居乡里和中国扶贫基金会合作了乡村民宿项目“麻麻花的山坡”。农民成立合作社,拿出村里的15套闲置农宅,由中国扶贫基金会投资600万元,将农宅打造成高端民宿,交给隐居乡里来运营。村民分红每年能达到120多万元,帮助销售当地蔬菜、土特产达20多万元,给村民管家付的年工资总额达到90多万元。仅仅15个小院子,就可以为一个乡村带来150多万元的年收益。

  “村集体办的民宿,又激发南峪村的老百姓自己投资兴办民宿。现在村民自办民宿已经有50家、近400间客房,我们村已经有8名大学生回家做民宿了。”南峪村党支部书记段春亭说。“产业兴旺是乡村振兴的第一内涵,真正的运营应该不仅能让村庄外表发生变化,更应从内在激活乡村持续发展的动力,要通过三产融合推动乡村产业转型升级,同时让农民参与其中,使其得到锻炼与发展。”陈长春说。

  乡伴文旅集团在贵州铜仁的树蛙部落项目则创新探索了“合作社主体+公司化运营+村级集体经济和农户分红”的乡村民宿扶贫模式。项目一期投资1500万元,由江苏昆山财政帮扶资金投入,包含树蛙部落、老房改造、乡创中心风物馆、乡村振兴学堂等设施。村委组织村民成立合作社,村集体经济每年可享受利益分红,覆盖全村735户2386人,其中贫困户168户616人,村民还能收获“三金”——流转土地有租金、分红有股金、就业有薪金,实现贫困户年人均增收1000元以上,带动当地经济发展。

  另一方面,乡村振兴必须留住人才,要培养大量的“乡村CEO”。树蛙部落建成后,要有优质人才才能实现良性、持续的经营。于是,乡伴文旅在铜仁积极举办旅游技能培训班,为当地培训优秀管理人才并参与民宿的经营管理,激发当地村民思维方式的转变,提高村民的旅游服务水平。同时,当地村民利用培训掌握的各项技能,发展乡村农家乐、休闲娱乐等相关产业,实现人才资源就近利用,分流剩余劳动力,也解决了再就业问题。

  “在乡村建设的过程中,一定要始终坚持以村民为主体,与村民共生。如果做不到这点,发展中就可能会遇到各种障碍,比如村民不配合、社会资本入乡水土不服、政府一倡导村民就‘等靠要’等。如何实现与村民共生?”乡村生活方式运营商隐居乡里创始人陈长春表示,根据经验,运营商通过与村集体经济合作,将有效带动全体村民的参与度与积极性,这一“共生模式”在乡村治理现代化发展过程中,越来越凸显出极大的优势。

  “乡村文旅的长期性在于这个行业有未来、有价值,不用在意从即时利益里去赢得一朝一夕,同时要把利益进行适当分配,要尊重在地性、融合发展,要创造利益共同体,注重产业发展引导、政企融合、城乡互动,这就是要做到长期性。”乡伴文旅集团创始人、董事长朱胜萱说。


(责任编辑 :秦佳鸣)

分享到:
35.1K
P020171018397604994034.jpg
·延深阅读
百度